首页
  • 聂鲁达:被人遗忘的另一面

    那个时候,世界还不知道,这个“雷耶斯”的姓氏继承自一个叫“里卡多·埃列塞·奈福塔里·雷耶斯”的人,而这位雷耶斯先生有另一个写进世界文学史的名字:巴勃罗·聂鲁达。

    书评
  • 别来无恙,奥威尔

    这世上还有没有一个人,是你不能从其身上找出互相矛盾的品质来的呢?杀人如麻却忠肝义胆,正直坦率又凶残暴虐,小肚鸡肠又大大咧咧。而在看到这些之后,你又如何在你的世界里安放自我?

    书评
  • 神秘主义、直觉与逻辑悖论

    “不是世界是如何的,神秘的是世界存在。”

    书评
  • 如何用非虚构写作存在主义哲学?

    萨特警告担负自由的人类,如果人为了逃避责任,便自欺欺人地认为自己是环境的受害者,那你便没有达到人类生命的要求,而是选择了一种虚假的存在,脱离了自己的“真实性”。

    书评
  • 从“宋教仁案”看民初政治

    宋教仁对告诫他务必警惕的言语毫不在意,袁世凯也并不赞成置宋教仁于死地,但是,由于有了寻租的空间,无数正常人的生死却可以成为政客的置换工具。

    书评
  • 时代的瓦格纳与瓦格纳的时代

    瓦格纳一生所获的成就,像是按照完美的剧本安排的:少年时迷恋历史和古希腊文学,打下了极致浪漫主义的底色,青年时对诗学和戏剧的钻研让他成为艺术的多面手,直到被韦伯的《魔弹射手》(旧译自由射...

    书评
  • 开国前夜的日本

    不平等条约的签订彻底暴露了德川幕府的虚弱无能,触发了倒幕运动、明治维新。另一方面,因为没有真正“挨打”过,也没有丧失国土,重新确立了天皇制的日本没有产生像中国那种强烈的屈辱感,后来的现...

    书评
  • 愤怒的和平与失败的民族自决

    在传统的认知里,这个世界的开端就是1924年,对那以前的事情我们并不在乎,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在20年代的经济繁荣中醉生梦死的欧洲,当1929年经济危机袭来的时候,他们纷纷坠入法西斯的深渊。而格瓦特...

    书评
  • 刺杀骑士团长:村上脱虚向实

    尼采曾经说过,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,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。反之,这也说明,当一个人不知道或者无法知道自己为何而活的时候,任何生活都是折磨。然而,有清晰正确理念的社会,并不是简单得来...

    书评
  • 跌落到凡间的“宠儿”:被文学辜负的她们

    林奕含在后记里写道:文学是最徒劳的,且是滑稽的徒劳。

    书评
  • 历史学家的以身作则:托尼·朱特的重估历史

    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说,朱特重提社会民主主义的是为了拨乱反正,但是他对社会民主义的思考有种审慎的乐观,这也是他在《社会民主主义的生与死》中提到的,如果说社会民主主义能有未来,那么它得是“...

    书评
  • 渗血的资本与政治:富豪的梦魇

    在美国著名记者戴维·霍夫曼的《寡头》这部作品中,我们读到的,是有关这群寡头的更为详尽的发家史,以及各种经过考证的故事。这是有关自苏联解体之后,新俄罗斯的财富和权力的传奇,一部充满了阴谋...

    书评
  • 资深书迷开店记

    感谢伟大的互联网,感谢新媒体时代!爱书人,如今,你不用比大白菜还贱的价格出售你的书了

    书评
  • 彭慕兰:“历史的终结”只是偶然的历史产物

    在彭慕兰看来,福彩快乐12:近代中国的失败不在于政治与经济转型的失败,而在于长期对于腹地地区的经营失败。

    书评
  • “历史的终结”只是偶然的历史产物

    事实上,很多伪民粹主义运动(pseudo-populist movements)大约在同时发生的现实情况暗示,至少有一些跨国的机制是在正常运转的,催生出了很多可以相互借鉴的共通性。与此同时,面对相同的经济压力...

    书评
  • 枢纽:国家主义与天下主义的另一张“画皮”

    当施展在分析“封建社会为何走向终结”、“欧洲为何没有统一”时,就像在讨论“为什么水往低处流”一样,给出了动力学的原因,却不愿意透露热力学的结果。从他的角度,一切统一都是历史的必然,而不...

    书评
点击加载更多